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这个你不熟悉的百年品牌却是众多登山王者的选择

发布日期: 2023-08-25 23:16:25 作者: 成功案例

  哈布斯堡家族的战败不仅标志着三十年战争的结束,也标志着地理大发现的落幕,但直到一个多世纪后,欧亚大陆上依然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境仙林,曾经让世人避之不及的恶龙居所阿尔卑斯也向世人张开了怀抱…

  1741年,两位英国探险家误入了一个景色绝美的山谷,千年不化的洁白雪山,浑然一体的碧透蓝天,平衍旷荡的谷间草地,奔腾激扬的清冽河水…

  这里的牧民过着亘古未变的田园生活,远处巨大的冰山发出的轰鸣,仿佛述说着千年之前汉尼拔的战象大军途经此地穿越阿尔卑斯山脉的壮举。

  冰川消融,淡水沿着蜿蜒的河道滋养着欧洲大地上的人们,也孕育了现代登山运动与装备工业。

  一百多年后,童年的Marc Millet在自家门口眺望远处直入云端的勃朗峰,若干年后他的命运将会和阿尔卑斯群峰紧紧联系在一起,他的名字将会像山谷中那个闻名世界的小镇深刻影响着世界登山运动与装备工业的发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慢慢散去,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法国年轻人热衷去大城市追逐梦想,踌躇满志的Marc从家乡来到了大都市里昂。里昂不仅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法国纺织工业中心,很快他就在一家生产防水材料的工厂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遇到妻子Hermance之后两个年轻人有了新的计划:拥有一家自己的工厂。

  战后人们对新生活的追求让出行愈发频繁,无论是流行的单肩包还是时尚的双肩包都成为大众的“刚需”。

  军事工业留下的丰富原材料以及工厂的工作经验让Marc对这项事业充满了希望。

  1921年,这个以MILLET命名只有10名工人的小作坊在里昂南部的Saint-Fons开启了自己的星辰大海。

  同年,正逢夏木尼登山向导公司成立100周年,慢慢的变多的人走进冰川,昔日宁静的小镇开始热闹起来…

  为了更好地研发与测试,七年后MILLET搬到了“阿尔卑斯的阳台”安纳西,那里不仅有着欧洲最纯净的蓝天与湖水,更有着触手可及的巨峰冰海。

  吸取了北欧军队制式背包的设计理念,经过多年的研发测试后MILLET推出了拥有当时最优秀的背负系统的登山包。

  背负系统的出现是现代登山包的一次巨大飞跃,这是法国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登山包”,也让MILLET成为欧洲乃至世界登山包领域的领导者。

  这款专为攀登设计的登山包不仅使用了强韧防水的帆布材料,而且设置了携带冰镐的束扣。这些功能创新让MILLET背包在登山与大众市场获得了巨大成功。

  设计、生产、销售…忙碌的工作让Marc的身体不堪重负,Marc的离去对于正在前进的MILLET无疑是沉重的打击,妻子Hermance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一边独力支撑整个MILLET的工作。

  仅仅三年后,改变人类历史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户外运动和装备工业深陷谷底…

  阿尔卑斯从登山运动圣地变成了抵抗邪恶势力的最后堡垒,MILLET曾经的故乡里昂成为抵抗纳粹的中心。

  Marc的两个儿子逐渐长大,兄弟俩不仅成为抵抗运动组织的成员,在格列尔与鲍杰斯与纳粹顽强战斗;而且在《无声的抵抗》中为抵抗军与躲避战争的孩子们继续生产背包,穿越阿尔卑斯的生命线上,MILLET背包装载的不仅是食物和水还有信念与希望。

  阿尔卑斯的山地环境,严酷的战争场景让MILLET有了更为丰富的背包经验,也让兄弟俩决心研发更优秀的山地背包。

  登山黄金年代过后,阿尔卑斯大部分巨峰都已经被人类征服,从马洛里开始,海拔更高的喜马拉雅极高山成为探险家追逐的目标。

  在全球超过8000米的山峰中,安纳普尔纳仅位列第十,它比不上珠穆朗玛的绝对高度,也没有杀人峰K2的传奇,但是在这座山峰上陨落的登山者之多,发生的故事之惨烈让世人震撼。

  1946年,阿尔卑斯俱乐部里年轻的登山家Louis Lachenal正在和Rene Millet热烈地交谈着,同样来自安纳西的Louis Lachenal在夏木尼是鼎鼎大名的“岩虎”,从大乔拉斯到艾格北壁,攀登过许多令人惊叹的险峰…

  Rene本身就是登山爱好者,也是法国高山俱乐部的成员,相同的爱好与梦想,一个准备攀登世界屋脊,一个准备攀登登山背包之巅…

  得知Louis要攀登安纳普尔纳,Rene比Louis还要兴奋,没什么比站在8000米上的登山包更能证明其优秀,而Louis丰富的攀登经验正是MILLET设计新型背包所急需的。

  在Rene的热情邀请下Louis Lachenal决定与MILLET兄弟合作,以他多年的登山经验开发的新型背包在夏木尼进行了数年的山地测试。

  Louis Lachenal和同伴Maurice Herzog在没有氧气设备的帮助下,以惊人的毅力和勇气迈入了8000米的殿堂,这是自大航海时代以来人类最伟大的壮举之一。Maurice Herzog手中飘扬的三色旗让法国人为之疯狂,也成为MILLET产品上经典的山旗LOGO的灵感。

  虽然《Annapurna》出版之后引发了世人半个世纪的巨大争议,但是无论那天峰顶上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安纳普尔纳的成功都影响深远。这本巨著就像一个切片,让全世界看到了登山运动的细枝微节。

  相比轻装快速的阿尔卑斯式登山,Annapurna的成功也让登山者看到了辎重庞杂层层推进的喜马拉雅式登山攻克8000米极高山的威力。

  结果一语成谶,五年后的冬季在夏木尼附近的布兰奇山谷,一个巨大的冰裂缝吞噬了Louis Lachenal。

  无论是带拉链的顶包设计,还是模块化的拘束板,还是T型背负系统与冰镐束带,还是坚韧的皮革强化的背包底部…都代表着当时全球最优秀的登山包设计理念。这些理念在随后的北美装备工业大发展中被传承与发扬,最终成为今天登山包的基本设计元素。

  Annapurna 50中的数字也是登山包首次将容积加入产品型号的标准化创新之一。

  在当时法国人心中,Annapurna 50的成就堪比时装界的上帝——迪奥的Corolle,全世界最前卫最时尚的潮流。

  全球经济的繁荣让户外运动进入了一个黄金发展时期,MILLET的产品与精神以及标志性的红白蓝山旗LOGO深入到世界各个角落。

  这位意大利传奇登山者在欧亚美洲大陆上的攀登成就足以让他在登山殿堂封神,他的攀登哲学:“竭尽全力,永不放弃”让众多年轻登山者深受鼓舞。

  1959年,MILLET毫不犹豫地签下了Walter Bonatti。作为MILLET第一位正式签约的装备技术顾问,不单单是他个人与品牌的合作,也标志着由登山家与品牌组成的研测共同体推动装备发展的时代即将来临。

  超过1000座山峰的登顶记录,114座未登峰的首次记录,从安第斯山脉到喜马拉雅山脉,从Dolomites到勃朗峰…

  Walter Bonatti的研发搭档Rene Desmaison同样是当时最优秀的登山者,尤其是冬季攀登的极限挑战让他闻名遐迩。

  痴迷登山的Desmaison最大的爱好就是背着MILLET挑战各种岩壁,在安纳西他与Walter Bonatti深度参与MILLET背包的研发测试。

  距离MILLET第一架有背负系统的登山包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间背包的性能与功能都有巨大的提升,但同时背包自重也水涨船高。

  一次冬季攀登中,为了方便联络,Desmaison携带了一台无线电中继,导致他的MILLET背包整整超重了三公斤。

  对于阿式攀登超重无疑是很危险的信号,这次攀登让Desmaison思考怎么样进一步减轻背包的自重,同时在材料和工艺方面深入革新。

  正是有Desmaison和Walter这样的登山者与MILLET的无间合作,才让世人有机会一睹其容。

  Annapurna 50的身上能看到许多来自欧洲传统背包的设计风格,棱角鲜明的外形,诸如帆布,皮革,金属锁扣等天然材料的使用。这些特点一方面与战后大众的审美喜好相关,一方面局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

  厚重的帆布虽然手感一流,但是相比更薄更轻的尼龙,在强度耐磨性能上反而全面落后。更不用说潮湿之后的帆布异常沉重。这些缺点如果出现在高海拔,对于登山者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更加流畅的外形设计,方便的尼龙插扣,模块化的外挂系统,百分之百的尼龙面料,柔软拒水的发泡材料…

  全新的Sherpa 50不仅大幅度降低了登山包的自重,也彻底改变了登山包在人们心目中的传统印象。更适合SOLO与小队冲顶,从此阿式登山有了坚实的装备基础。

  从Annapurna 50到Sherpa 50,从传承到创新,MILLET为时代留下了精彩的注脚也翻开了装备工业的新篇章。

  大西洋对岸的北美大陆上,新型科技材料的出现让装备工业酝酿着一场变革的风暴。尤其是以GORE-TEX为代表的跨界材料让登山运动进入了一个十字路口。这一次变革远比十年前尼龙取代帆布要深远得多,MILLET如是想。

  1975年,Millet兄弟决定在故乡萨瓦开设一家新的工厂,这一决定并非仅仅是为了满足日渐增长的背包产能。

  作为欧洲第一批使用GORE-TEX的品牌商,MILLET的产品线已经拓展到更广泛的登山领域。这种转变不仅是MILLET突破自我的愿景,更是时代潮流推动下的选择。

  此刻MILLET需要一个契机来检验与证明新装备在极端环境下的性能与质量。

  自MILLET与Louis Lachenal合作以来,与最杰出最纯粹的运动员无间合作,互相激励,生生不息就成为品牌的文化基因。

  作为登山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图腾式人物,八十年代无疑是属于登山皇帝梅斯纳尔的时代。

  许多登山者在交流中会用MILLET来替代Backpack(背包)这个词语,在他们眼中MILLET就是背包的代名词,这足以证明MILLET的形象深入人心。如果你听到有人说他买了一个MILLET绝对不能以为他把MILLET公司买了下来。

  梅斯纳尔要征服的目标是珠穆朗玛而且是无氧阿式,这是一个大胆甚至疯狂的尝试。

  为了帮助梅斯纳尔实现这个“不太可能实现”的计划,MILLET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材料与工艺为他定制了从头到脚的冲顶装备:只有几百克的轻量化冲顶包,抵抗极限低温的ALTITUDE羽绒服…

  1978年,身着全套MILLET的梅斯纳尔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俯瞰群峰耸立的喜马拉雅,他成功了。两年后梅斯纳尔再次阿式SOLO了珠峰,同样没用氧气设备。

  被视为生命禁区的珠峰顶上,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三分之一,在此之前无人相信人类的肺部可以在这样的高度下不依赖氧气设备正常工作。

  当梅斯纳尔以一己之力就完攀地球上所有8000米巨峰的时候,即便是普通的登山爱好者也知道,喜马拉雅式登山时代的高光时刻要结束了。

  “我就是希腊神话中的西绪弗斯,永不停歇地将那块巨石推向山顶就是我的命运。”

  从第一个拥有背负系统的背包到第一件GORE-TEX防水透气的冲锋衣,从第一个尼龙背包到第一件功能性羽绒夹克的诞生。

  1987年的冬季三部曲(艾格峰北壁、马特洪峰北壁、大乔拉斯峰北壁)无疑是对MILLET蜕变最好的诠释。

  越来越多的登山者站在了8848之上,地球上再也没更高的山峰可以征服了。

  当人们热衷挑战8000米山峰的同时,阿尔卑斯三大峰的冬季攀登始终是未解的难题,直到九十年代末。

  欧洲的登山者从阿尔卑斯到喜马拉雅,完成了阿式攀登到喜马拉雅式攀登的转变,不再追求绝对高度的他们华丽转身,阿尔卑斯128座4000米以上的峰群将会被全新的攀登方式呈现在世界的面前:

  两百年前Jacques与Michel在极佳的天气条件下,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艰难的抵达勃朗峰顶。

  两百年后Christophe Profit背负着MILLET Peuterey轻量化背包与定制的连体冲锋衣在冬季用42小时完攀了阿尔卑斯三大北壁。三年后Christophe Profit阿式速攀了闻名世界的杀人峰K2。

  三部曲的成功,不仅将轻装快速的阿式攀登风格发挥到了极致,也开启了“FAST AND LIGHT”登山风格新纪元。

  无论是梅斯纳尔登顶珠峰时穿着的定制版ALTITUDE羽绒服,还是Christophe Profit冬季三部曲中的复古风范的GORE-TEX连体冲锋衣,还是他们身上轻若无物的登山包,抑或是时尚的SABAH抓绒衣…

  每个时代MILLET都与最顶尖的登山家站在世界之巅,用深厚的积淀,最高标准的性能不断突破传统奋力创新。

  为三部曲定制的Trilogy系列,自1987年问世以来就成为每一代登山者梦寐以求的登山利器。

  2001年5月,最具天赋的单板滑手Marco Siffredi从珠峰北坡的诺顿雪沟滑降成功,开创了人类用单板从珠峰峰顶滑降而下的首次记录。作为MILLET的装备顾问Marco Siffredi的成功虽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但是也让MILLET身处争议的漩涡。

  MILLET合作的运动员几乎都是迎难而上的典范与代表,从峰顶滑降似乎有违MILLET的传统登山精神。

  然而,从峰顶一跃而下和从大本营艰难登顶看似背道而驰的背后却是同一种登山精神在不同时代的独特表达…

  早在九十年代与MILLET合作的顶尖运动员里就出现了一些年轻的面孔,他们从事的户外运动项目也同样年轻。

  拥有天使面庞的Patrick Edlinger自1982年就成为MILLET服装形象的代言人。当他在岩壁上舞蹈的时候,俊美的外形让很多观众以为在拍好莱坞电影。

  事实上Patrick Edlinger身体里是不折不扣的实力派岩壁大神,1988年美国雪鸟国际攀岩赛上他以一骑绝尘的实力与技巧,无与伦比的优雅风格获得冠军。

  MILLET诞生的黄金年代,是COCO香奈儿的时代,是薇欧奈的时代,是让巴杜的时代…而今天,是一个人类从未到达甚至没办法想象的时代。

  登山运动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蒸蒸日上以来,传统登山越发的OLD SCHOOL,而攀岩、攀冰、抱石这些新兴的项目在年轻人中拥有更强大的吸引力,简单的装备,便利的环境,迅捷的互动无一不是现代年轻人的心水。

  对于MILLET而言,从专业登山包领域的领导者,到登山装备领域的开拓者,再到新时代户外生活方式的改革者,无论是Marco Siffredi还是Patrick Edlinger,无论是Annapurna 50还是Sherpa 50,都是MILLET在“不变”的坚守中追寻不停地改进革新的“变”。

  一如MILLET联手日本著名的机能潮牌主理人相泽洋介,推出的兼顾潮流审美与登山精神的MILLET × WHITE MOUNTAINEERING (白山)联名装备,兼顾潮流审美与户外考量的限量版作品,完美演绎“城市机能”的概念,是“百年一遇“、值得收藏的上乘之作。

  MILLET诞生的摇篮阿尔卑斯的拉丁语意是“白雪覆盖的高山”,这与东方潮流机能户外的代表WHITE MOUNTAINEERING(白山)的深意如出一辙。

  从城市到荒野,再从巨峰回归城市。从精湛的登山技艺到PHIPPS极简美学合璧的MILLET TRILOGY系列,人们追寻的登山精神已不再局促于险峰骏岭,城市里的某个角落或许就是的你的安纳普尔纳抑或是他的马特洪峰。

  相比危险丛丛的登顶之路,今天的世界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气候变迁,环境污染,资源衰竭…

  山依旧在哪里,当山顶不再白雪覆盖,当河流不再清澈见底,当植被不再茂密葱郁…

  装备工业是自然之子,自然环境的永续发展是MILLET不断向上的前提与基础。

  早在2005年MILLET觅乐团队就已开始将环保付诸行动:热情参加清洁冰海冰川行动;远征喜马拉雅清理珠峰南坡的垃圾;回收再利用登山绳索;采用回收材料制作装备…

  Marc童年的那一眼眺望,让MILLET见证了现代登山运动发展的百年历史,也见证了装备工业日新月异的世纪旅程。

  一百年对于四十五亿年的地球不过是弹指之间,但是对于MILLET是三代匠人不变的坚守与传承,是无数探险家的前仆后继,是追寻卓越与极致的渴望与梦想…

上一篇:平顶山又有单元楼装电梯了在这个小区!

下一篇:行将消失的5种老物件图三传统手工最终一个常常用来打!